0 COMMENTS

麻豆传媒原创视频小梦

乔幸儿浑身一震。..cop> 他不会让她走的。

她知道。

所以她才会选择那样离开。

“乔幸儿,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名声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女人身上,让你这辈子都烙上荡妇的罪名!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这样选?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?!”

御少厉紧紧盯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失望。把所有问题都推到她和付井然身上,的确是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,从此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御氏总裁,婚礼上的事只是一次意外、他也是个受害者,所有的事都是因为她

不检点、她不知廉耻。

她离开、她坚决要离婚,都是因为这个!

这才是她的目的!

乔幸儿眼神闪了闪,不敢和他对视:“不是的,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最好,总有一个人要为这件事负责吧。”

“所以你就决定牺牲你自己?”御少厉冷笑着盯着她:“乔幸儿,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特别伟大?你一个人承担了所有骂名,你是不是觉得很了不起?”

“不是的我只是”

她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暖洋洋的灯光下安静的女子图片

她只是选择了对大家都好的方法而已。

“你只是什么?我御少厉需要你一个女人来保护?!”

御少厉冰冷的吼声像是要把房顶都掀了。..cop> 乔幸儿浑身一震,抬起头看着他:“我”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忽然,病房门从外面打开,雷诺拿着两瓶药走进来。

乔幸儿转过头朝门口看去,眼神闪了闪,没说话。房间里气氛凝固到冰点,雷诺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,不满的眼神落在她身上,道:“他都已经这样了,你居然还在跟他吵架,你不知道他现在不能生气吗?你这是嫌他

病得还不够严重?”

乔幸儿一怔,咬了咬唇,低下头没说什么。

“滚!老子的女人要你来说!”御少厉骂道。

“呵,你当我想来管你?!要不是怕你死在医院里,我才懒得管你!”雷诺没好气地道。

“谁稀罕你这破医院!要不是我当时没有意识,你以为我会来这?”

御少厉从来就是个不肯屈居人下的主,半句话都不肯让雷诺。

“你们别吵了!”乔幸儿皱起眉道。

两个男人同时朝她看过来。

乔幸儿深深吸了口气,抬起头看着御少厉,道:“你去床上躺着吧,让雷诺医生给你打吊针。..co

御少厉眼睛都没眨一下:“我才不要”

“御少厉!”乔幸儿蓦地拔高音量,睁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,眼神像是要喷火似的。

御少厉生平第一次被她一个眼神看得一怔,回过神摸了摸鼻子,也没说什么,冷冷地哼了声,抬脚走到大床边躺下。

雷诺十分鄙视的看了眼御少厉,抬脚走过去,将两瓶液体放在桌子上,拿出输液管。

病房里静悄悄的,乔幸儿坐在椅子上,看着眼前的粥碗发呆。

雷诺将几只药剂打进点滴瓶里,看了眼御少厉,忍不住八卦道:“你出轨了?”

御少厉眉头一皱,俊脸上很是莫名其妙:“你从哪里看出我出轨了?”

雷诺耸肩:“如果不是你出轨,她怎么会在你生病的时候还和你吵架?”

“呵,我劝你去看一下眼科!”御少厉冷笑,说完又补了一句:“还有脑科!”

出轨

要是他出轨就好了!

事情也不会这么麻烦!

雷诺给御少厉打上针后你便离开了,乔幸儿还坐在桌边,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房间里响起御少厉的声音。

乔幸儿回过神,抬起头朝病床看去:“想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离婚的事。”乔幸儿轻声道。“我!”御少厉狠狠爆了个粗口,蓦地坐直身体,眼神吃人似的盯着她道:“乔幸儿,你她妈有病是不是?你还敢想离婚!刚才雷诺的话你没听到吗?我不能生气!你是不

是故意想气死我?!”

他说了这么多,这女人居然还敢跟她提离婚!!!

乔幸儿一点都不怀疑,如果不是手背上有一根输液管,御少厉现在肯定都已经冲到她面前,卡住她的脖子了。

乔幸儿眼神闪了闪:“很多事情还是要想想的”

事情发展成这样,和她预想的完不一样,她得想清楚该怎么办。

“想个屁!乔幸儿,我什么都没有了,你还要离开我?!”

御少厉沉着脸朝她吼道。

“”

乔幸儿浑身一震,眼神复杂的看着他。

御少厉说这话的时候很有气势,凶巴巴的像是要打她似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却让人忽然觉得他很可怜。

其实他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,就算不要御氏,他也衣食无忧,依然可以过最优渥的生活。

但是御少厉的眼神,好像真的让人有种他什么都没有了的感觉。

乔幸儿咬了咬唇:“可是”“没什么好可是的!乔幸儿,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绝对不会和你离婚!”御少厉冷冷地盯着她,忽然话锋一转,眯起眼道:“而且你少口是心非了,明明就舍不得我!看到我

生病了你不是还在这里照顾我么。”

“我我这是出于人道主义”乔幸儿皱起眉道。

好一个人道主义

御少厉懒得和她计较,冷笑着道:“那在日记本里偷偷写我呢?也是出于人道主义?”

二十篇日记,在她每天的生活、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事中,他只出现过一次。

但是御少厉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还很高兴。

因为出现的频率越少,才越显出他的特别和重要,不是么?

“什么日御少厉,你偷看我的日记?!”

乔幸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御少厉的话,倏地站起身,眼神错愕的看着他。

御少厉俊脸上飞快闪过一抹尴尬的神,很快又掩饰过去,挑着眉道:“谁偷看了!我是坐在椅子上看的!”

他真的看了!乔幸儿忽然想到之前日记本莫名出现在床头柜上,她当时以为是自己记错了,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!应该是御少厉偷看了后忘记把本子放回去了。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

头像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