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 COMMENTS

麻豆传媒高颜值

被臭小子威胁了一番的萧云雷隐隐觉得有些牙疼,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好些为弟弟出谋划策,只是偶尔想要八卦一下,真的,他保证八卦这点小心思真的只有一点点,为什么就要被揍?当兵了不起啊,这不是自己先出生做了大哥,必须为父母的爱情牺牲,要继承萧家的家业吗?要是他也能去当兵,切磋就切磋,谁怕谁?

只是心里再怎么想奋起一把,萧云雷也只得拿着信乖乖的投到邮筒里去了。

霍云霆以为白玉怎么着看到这些应该有些触动的,因为他写这些的时候,都忍不住面红耳赤、心跳如累,想当然的小姑娘看了,哪能心里没有波动的?

这边白玉经过比对,确定这信真是霍云霆写的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因为她觉得那些粉红色的小气泡一定是她误会了,她跟霍云霆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一步,他又不是教室里那些青春年华的男同学,稍有好感就直接表白什么的。综合这两点考虑,白玉觉得他现在写的,应该就是很平实的说出心里话,毕竟是救命恩人嘛,有些思念是应该的。也没睡规定,朋友之间不能说想你了这样的话。至于没有接到回信心里不高兴,这是任何一个寄出了信等待回复,结果没等到,都会有的情绪。她想这是很容易能理解的。

所以我们白玉同学想了想,根本没有那么多要说的话能写一封信,所以她召唤了一直念叨霍二哥的白子安给霍云霆写了一封回信,然后在白子安的信纸下面写了两句话,第一句,我没什么要在信上说的,所以没有回信。第二句,一切安好,勿念!

可想而知,还在医院苦苦等着回信的霍云霆接到这样的信,有多么糟心了。还不等他重整旗鼓写第三封信,霍家就接待了一位不能拒绝的客人,跟霍家军事地位相当的南宫家的当家人,南宫老爷子。南宫老爷子跟霍老爷子那是在战场上留下来的老交情了。不过两人性格不合,虽然是老对头,但是惺惺相惜之情也很是浓厚。七十多岁了,也看起来也挺符合风烛残年这一形容老人的词汇的,头发全白,皱纹横生,一点没有以前的老当益壮、意气风发。两人在书房里对坐,霍长安给他倒了一杯茶才说,“有什么事儿,你说。”看他眉毛皱的紧紧的,整个人全是忧郁。

他双手接过茶杯,笑着说,“霍老头儿真的有这么明显?”说完轻啜一口茶水,一尝就知道是国家仅有的两颗古茶树上的大红袍,要是平时还能两人好好聊聊茶道,现在他可真是没有心情。入口的微微苦涩,一直苦到了他的心底,好半晌才能缓过这苦涩的阵痛,满脸悲戚又隐含期待的问,“霍老头儿,你跟我也是老打交道的了,我不跟你绕弯子了。你家小二是不是得遇名医,所以才能得救?”

“云霆那小子在这军区大院里,他们这一代里,那是领头羊。他受重伤回归,稍微知道的人,没有不关注的。霍老头儿我们家大小子的情况你是知道的。南宫离那个小子五十一岁,已经看起来像是六十多岁的人,两鬓斑白,皱纹那也是天比一天多,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,可不可以帮我引荐引荐那位医生?”其实听到霍云霆苏醒,并且情况良好的时候,京都几大家族,没谁没有暗自查过是哪个大夫医治的。好些天都说下病危通知了,人人都感叹天妒英才的时候,他竟然要好了,这肯定是请到了了不得的大夫了。

这些位高权重的人,哪怕家里没有重病之人,也想认识认识这样的大夫,打好关系,以防不备之需。可是霍家人还有霍家后面那一挂的侯家、陈家、于家、李家、明家全部都出手帮忙掩盖痕迹,明明接触最深的冯院长和医院里的大夫也对她三缄其口,竟然连那六个在她手上学过一套针灸的中医大夫都不说一丁点信息,问急了就说戴着口罩,没看见过脸。

他们都只是为了跟好大夫联络联络感情,又不是搞打打杀杀那一套,既然知情人不说,那就只好暗地里查了。可是竟然如石沉大海,一点线索没查到。只怪经验主义害死人,所有人都没想过,小小年纪的白玉就是这个大夫,全都在查霍云霆昏迷不醒期间霍家接触的那些胡子白花花的老头,看看其中是不是有这样的大夫。

现在霍老爷子面对找上门的南宫老头,也不好断然说不引荐,只摸着自己的手掌心问,“你家老大媳妇儿和小孙女的病又……”在圈子里的没谁不知道南宫离家里的这些事,年轻的时候他老婆身体就不好,南宫离对妻子也是情深义重,一直说不要孩子,两人相伴到老也就算了。可是南宫离45岁,妻子40岁的时候,妻子竟然怀孕了。面对身体孱弱的妻子,南宫离要她拿掉孩子保住自己的性命,可是妻子以死相逼,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。

南宫老头现在还能想到大儿子和大儿媳闹的时候,大儿媳那时候面对大儿子的逼迫而悲伤绝望的脸,一直哭诉哀求,这是他们的孩子,要是没来也就算了,可是现在他来了,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。

校园美女图书馆明媚动人高清写真

没有办法,儿子妥协了。那时候他还在部队当兵,部队工作也不轻松,请了一队专门的医疗团队帮助妻子保胎,所有人小心翼翼,妻子更是在孩子两个半月出现过一次先兆性流产之后,就卧床休养,哪怕躺的自己生了褥疮,也不敢轻易挪动。哪怕如此谨慎,孩子还是在七个多月的时候降生了。

他来不及高兴新生命的到来,就被告知妻子因为孕养胎儿,严重损坏身体,各个器官都开始衰竭老化,幼小的女儿将将五脏发育完善,心肺都各有不足。面对这样的状况,他不能倒下,妻子和女儿都需要他。所以毫无办法,他离开了热爱的部队专业在政府工作。就这样他一边强力工作,剩余的时间全部用来照顾妻女,短短六年已是老态龙钟。

“霍老头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国内国外的名医都看遍了,小苑和圆圆已经快要不行了。”霍老爷子埋着头,抬手捂着脸,忍不住眼里的热泪。有时候看着插着呼吸机的大儿媳和小孙女,他甚至会想要不要干脆劝儿子放弃了,让她们安心的走算了,这样对她们太残忍了,这样离不开病房离不开各种插管的痛苦的活着,是不是死亡才是她们的归处。可是他看到儿子心痛的样子,知道他还是不能失去她们,她们都是他儿子最爱的人啊,哪怕痛苦哪怕折磨,他知道儿子还是想要试一试。

看见这样的南宫老爷子,霍老爷子哪能感受不到他的痛苦,原本的一句那个大夫只会引元气挪动病患身体要紧处的子弹和弹片,这已经交给中医了,看到这样哀毁销骨的老伙计,他就怎么也说不出口,京城这些老家伙们其实都看的出来,要是人真的没了,他儿子估计也没了精气神,撑不了多久,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老伙计怎么撑的住。

头像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