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 COMMENTS

名优馆精品app老司机

♂? ,,

,最快更新富贵不能吟最新章节!

苏慎慈也实在是不明白戚缭缭搞什么名堂。

看她的意思方才分明是怀疑苏慎云在苏沛容的菜里有不妥,但苏沛容是姚氏和苏士斟的幼子,苏士斟对他极为宠爱。

今日若是他在这宴席上出了什么差错,比如说真中了毒什么的,她和苏沛英绝对讨不了好果子吃!

当然,她是不相信苏慎云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在菜里下毒的。

一旦查出来,那么哪怕她是姚氏的女儿,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。

而且就算是下毒诬陷他们,也得有做到天衣无缝的手段,她苏慎云有这个能耐吗?

就不怕万一一个失手,毒倒了别的人或者留下把柄?

在场可都是有着不得了的身份的人,她苏慎云担不起这后果。

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所以她还是抱着猫来试了试,结果真相是菜里没毒……

那戚缭缭这又是?

日系清纯美女嘟嘴卖萌成表情包

“们都没发现吗?这些菜里都有花生。”

这时候人群里蓦然冷冽的声音。

众人看过来,只见那盘菜不知几时已经落到了忽然出现的燕棠手上。

他仔细看了看,然后凝眉望着苏沛容:“莫不是不耐花生之性?”

说完他也不等他回答,他又转头望向苏慎云:“丫鬟得了的授意夹菜给他,却夹的都是含着花生的,这么说来是蓄意的?”

苏沛容怔住,而苏慎云脸色瞬间变白……

“怎,怎么可能?我怎么会——”

她想分辩的,可不知怎么,在他这样不容置疑的口吻下,她感觉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。

燕棠把盘子放回桌上,漠然的目光却没有离开她:“桌上多的是没有花生的菜,偏偏夹到容哥儿碗里的都有花生。

“如果不是早就蓄谋,那我倒也同意让容哥儿把菜都吃了看看。”

镇北王的头衔毕竟比在座的都高,加上他素日又拒人千里,眼下动了真格,虽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,却显出十足份量来了。

苏慎云想往后退,同时心下有些颤抖。

现在她竟作茧自缚了,明明那么有把握的事情,怎么就让戚缭缭给捅穿了呢?

燕棠可是偏帮着苏慎慈的,现在这……

她脸色不大好,苏沛英他们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他们的脸色不好,别人的脸色当然就也好不了了!

戚缭缭冷笑望着苏慎云,那眼里的寒意,仿佛要将她直接给冻死!

从苏慎云带着苏沛容进来时她就猜到她要出夭蛾子了,只不过尚未确定是不是她想的那样,直到看到雪蛤里的花生——

苏沛容不耐花生之性的事,直到苏慎云借此陷害苏沛英兄妹得手之前,都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

这件事源于去年他们去姚氏娘家期间。

某一日缠着苏慎云的苏沛容突发急病,面目肿胀呼吸困难,谁也不知道是何缘故。

大夫来了也只说是肝脾失衡,不像是中毒,倒像是不耐某种食物。

苏沛容又说不出来吃了什么,后来虽是几经折腾转危为安,但是事因至当前为止仍然成谜。

一直到后来某次苏慎云趁着家宴,如今日一般以此给苏沛英兄妹下套,害得他们俩各自挨了苏士斟一顿狠罚之后,她才得知真相。

苏沛容在姚氏娘家的时候是跟苏慎云在一起的,这事除了苏慎云就没人知道。

她也绝不可能会承认。

她不承认,旁人也不知情,那么这个秘密就最好被她当成工具可利用!

倘若刚才苏沛容当真把这些含落花生的菜吃下肚,那绝对又是一场灾难!

事故发生在苏沛英的贺宴上,连酒菜都是他们兄妹一手置办的,就算是最终死不了人,姚氏却也可以借机问罪,栽他们俩一个居心叵测何其容易?

若是姚氏再加以哭诉哭诉,吹吹枕边风,那苏士斟会如何惩治他们,结局相当难说!

毕竟这些都是她前世里经历过的呀!

有了她先前的强硬,再加上燕棠这番质问,众人都忍不住倒吸起了冷气……

原本也是要趁机怒怼戚缭缭一通的邢小薇也愣住了。

不耐花生之性的人,要紧的简直能夺去人的性命,这种事从小她就听大人说过的!

原来戚缭缭先前是……

一屋子先前还无声谴责着戚缭缭的人,瞬间就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苏慎云了!

难不成她真是蓄意的?!

苏慎慈早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!

他们从来不知道苏沛容就这个毛病!

不管戚缭缭是怎么知道的,这件事苏慎云是早就知道勿庸置疑了!

想到这里她看向戚缭缭,一时间心情竟难以言述。

苏慎云在这番反转之下着实心怵了!

尤其当她余光觑到燕棠目光仍然带着寒意落在她身上的时候,她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!

“们都误会我了,我没有!这只是巧合而已,我怎么可能会害容哥儿呢?!他是我的亲弟弟!”

她退后两步,蓦地捂着脸哭起来:“戚缭缭,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说我知道容哥儿不耐花生之性?

“我不知道!既然知道容哥儿不耐,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说?

“就不怕万一他不小心误食,然后送了性命吗?的心怎么这么毒啊!”

“苏慎云!也太不要脸了!”邢小薇看到此时已忍无可忍,“都到这份上了怎么还要反咬人家一口!”

虽然她之前也说过戚缭缭不请自来不要脸,但苏慎云显然更恶心!又或者,她这样的行为简直不能以不要脸来形容了!

苏慎云抿唇瞪着地下。

戚缭缭冷笑睨她:“一个为着陷害兄姐而不惜拿自己亲弟弟的性命生事的人,也是很少见了!

“我即便是别有用心,这盘子里的菜总归不是我夹的。容哥儿是的弟弟,他误不误食跟我可有半文钱的关系?

“以为倒打一耙高明得很,其实也就糊弄糊弄自己罢了!”

渣就是渣,放到哪一世里都是渣!

“去转告一声苏大人,这种事关性命的事情,他还是知情的好!”

燕棠扭头与随行来的许沐说道。

然后目光又自苏慎云面上扫过,冷艳地过东厅了……

头像
admin